首页
> 亚虎娱乐 > 企业文化 > 兵工文苑

北重集团 郭新燕:记忆中的年味

发布时间:2019-02-12

  一年,又一年,从指尖悄悄滑过,点点流失。

  不知从何时起,过年,已成为一种负担和劳累,虽然年年在唱难忘今宵,却再也找不回儿时的心情。不禁自问,儿时盼年的热切期望,过年的喜庆热闹,年后的不舍惆怅都去哪儿了?

  最是亿起儿时的一番情景,只要过完腊八,孩子们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了,盼望着到了小年,各家各户的炮竹声响起,就知道过了小年,就是年,春节就要来了。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在老家山西农村过年的时候,我们年前是要去赶集购买年货。印象里,集市上的人,真叫一个多啊,有卖鞭炮的,有卖糖果的,有卖年画对联的,有卖各式样的蔬菜水果,乱花了我的眼。父亲怕我走丢了,紧紧拉着我,我们采买了很多年货,父亲还会买一些我爱吃的零食,看着我很馋又吃的很香的样子,父亲总是很高兴,虽然赶集是累人的,但对我而言却是新奇的。

  过年,我们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美食,还能穿上漂亮的新衣,甚至还可以“放肆”的嬉笑玩耍,更能收到长辈们给的压岁钱。我现在记得在农村老家过年时的情景:贴对联的浆糊是爸爸拿面粉自己煮的,一次次的询问妈妈贴的正不正。平日里吃不到的东西,都会在年前的几天做好,我们几个馋嘴的孩子巴巴的在边上看着,美食出锅的同时,小手就迫不及待地伸过去拿,有时候烫的呲牙咧嘴,还咯咯的笑,父母也不会责备,感觉那时的东西是美味无比啊,那股独特的味道至今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临过年,各家各户杀鸡宰羊,炸带鱼,烧肉,准备年夜饭的菜,终于盼着到了大年三十,一家子边吃饭边看春节联欢晚会,吃完饭,大家还要一起包饺子,那时候妈妈总会在饺子里多包几个钢镚,让我们多多吃,看谁吃到的最多。

  记忆中的年味还有很多:小时候胆子小,不敢点鞭炮,哥哥就拉着我给我壮胆,鞭炮一响,捂着我的耳朵,就跑开了。我和哥哥去给长辈们拜年时不仅要说吉祥话还要磕头才能拿到“巨款”压岁钱,说“巨款”也就五块钱,在老家能买不少东西。

  长大以后,生活越来越好,过年却不再那样令人期待,年味渐渐淡了,红包转账,微信拜年,琳琅满目的美食,很多东西再也没有仪式感,也冲淡了过年的味道,可总有一些独家记忆,永远不会忘却。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特能集团 吉喆:致意庆华年
东北工业集团 杜宏:观小糸东光谈自身感受
江山重工集团十三分厂党支部上下联动强党建 凝心聚力促发展
开展无偿献血公益活动 彰显央企社会责任担当北化研究院集团兴安公司及晋西集团开展无偿献血活动